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二婚新妻:夫人,慢点逃
二婚新妻:夫人,慢点逃

二婚新妻:夫人,慢点逃 单一 著

连载中 安以颜陆沉漠 二婚 夫人

更新时间:2020-06-30 11:35:36
安佳倩病了,陆沉漠要安以颜一个肾。安佳倩死了,陆沉漠把安以颜亲手送进了大牢。他一句,“你们知道怎么办。”让安以颜险些死在牢里面。刑满,终是真相大白,陆沉漠看着满纸谎言,像一匹走投无路的困兽。他说:“留下,我把命赔给你!”她却红着眼眶笑着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安以颜紧紧捂着自己的小腹这么一个动作,落在陆沉漠的眼底是那么刺目,瞬间他的眸子一片血红。

包厢里面的那些不堪不入耳的话再一次在陆沉漠的耳边响起。

“上一次,她在我的床上的时候,还没有动两下就捂着肚子,估计被玩坏了。”

“不过那小妮子的床上功夫还是好的很,即使疼也忍着,毕竟是为了拿钱嘛。”

陆沉漠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似乎癫狂。

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遍遍的肆虐着,安以颜眼角的泪水无声滑落,却躺在床上再没有任何的动作。

爱了陆沉漠二十年,这是她和陆沉漠第二次亲近。

新婚洞房花烛的第一次亲近,陆沉漠是为了安佳倩的一个肾。

第二次亲近,是因为安佳倩的栽赃和陷害,把她当做那些出来卖的女人一样。

两次亲近,似乎都恨不得要了她的命。

她忽然想到曾经陆沉漠那般温柔,那般温暖的诺言。

“颜颜,我爱你,我想把我们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我不想你受到半分的伤害。”

可如今……

疼再次席卷全身,像是大海中汹涌的波涛要把她彻底淹没,甚至淹死。

就在安以颜几乎顶不住的时候,陆沉漠的嘴中忽然喊了一声,“颜颜……”

安以颜瞬间无比的清醒。

她以为自己幻听,直到陆沉漠又一次喊了一声“颜颜”,眼角苦涩的泪似乎在这一刻都变成了甜的。

有多久,这三年来,她再也没有听到过陆沉漠喊她一声颜颜。

久到她自己似乎都忘记了陆沉漠喊她颜颜时,是什么样的声调,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分贝。

她顿时像是一个吃到了糖的孩子一般,开心的发狂。

原来,陆沉漠的心中终究还是有她的不是吗?

她和陆沉漠认识了那么多年,相恋了那么多年,她再清楚不过陆沉漠的真假。

情到深处,酒气正浓,陆沉漠这一句颜颜。

带着最深沉的压抑的情感,如同多年来无处发泄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这一刻,好像小腹都没有那么难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沉漠完事,在一旁沉沉睡去。

安以颜忍着小腹的疼,细心的拉过被子给陆沉漠掖了掖。

转过身来,余光瞥到了病床旁边小桌子上放着的离婚协议书。

这离婚协议书是陆沉漠几个小时前,送来的,那个时候,她真的绝望到了极点。

差一点就签了这离婚协议书,但此刻,她不知道有多么庆幸她没有签。

她原谅,因为陆沉漠这一声颜颜,他之前所做的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原谅。

毕竟三年前是因为陆奶奶的事情……

安以颜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嘴角上扬,开心的笑着。

不管怎样,如今她已经是陆太太了不是吗?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合法的陆太太,足够了。

安以颜再没有任何的犹豫,撕掉了离婚协议书。

转过身来看着熟睡的陆沉漠,轻柔的抚着陆沉漠柔和的发丝。

不记得是谁说过,发质硬的男人特别的脾气暴躁,心狠。

她是不是该庆幸陆沉漠的发丝这么软。

安以颜就那么躺在陆沉漠的旁边,盯着陆沉漠,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沉沉睡去。

这一晚是她最为安心,最为幸福的一晚。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她会收到哪般的噩耗。

第二天早上,安以颜醒来的时候,陆沉漠还没醒。

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过了一个晚上,都还带着浓浓的酒气。

她起床就准备去买些早餐给陆沉漠。

曾经,她不知道有多少次幻想过就这样醒来,一睁眼就可以看到陆沉漠。

然后亲手为陆沉漠准备早餐,只是安以颜刚刚起身穿上鞋,身后就响起了悉悉猝猝的声音。

安以颜回头,看着醒了的陆沉漠,笑靥如花。

“沉漠,你醒了?你吃什么?我正准备去买早餐。”

安以颜如同一个初恋的小女生,带着稚嫩和脸红,小心翼翼的开口。

像是回到了她和陆沉漠曾经相恋的那些时光。

陆沉漠却直接下了床,逼了过来,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

“是不是每一次你伺候完男人都是这个样子,不到一千块钱,就可以让你如此轻贱。”

陆沉漠无情的如同十八层地狱的判官,声音阴冷,没有半分柔情。

猜你喜欢
  1. 二婚小说
  2. 夫人小说
  3. 战神狂婿小说
  4. 影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