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 严如白 著

已完结 李见微严谨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2:56
丈夫为了谋夺家产,竟亲自将李见微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为的就是让她净身出户。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可耻,她该怎么办?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一种人,让我觉得好陌生。

他给我做饭。

等我填饱了肚子,他又开始脱我新换的睡衣,可马上这睡衣又保不住了。

我昨夜才初经人事,根本无法承受,被他吓得看到他就躲,他却不肯放过我。

哪怕后来酒醒了也是一样。

我害怕陈源找不到我会把视频发得满天飞,但严谨不准我碰手机,只要我要说什么,想碰手机,或者想出门,可他一个眼神,我立马吓得不敢乱动。

我睡的不太安稳,再次在梦里感受自己被抛尸荒郊野外,我害怕到窒息,拼命叫着严谨的名字,我想有人来救我。

后来我听见严谨儿时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安下心来。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严谨抱着我,很温柔似的,他摸我的头发,抚平我的眉心。

他轻轻吻过我的面颊,我下意识一抖,他没有动作了,只是抱着我,喊我“微微。”

他很少叫过我的名字,即便叫也是全名。

小时候,他很没礼貌的喊我,“喂。”“你。”

我都不知道他喊我微微是什么感觉。

他从小就冰凉,从眼神到性子,我不知道世界上那么好看的人,会那么冷。

严母总是拉着我的手,“微微,你看谨哥哥好看么?”

我那时候还小,六七岁的样子,点点头,说好看。

“那你长大了,给谨哥哥做媳妇好不好?”

我那时候不懂,就看见正在跟自己下围棋严谨打翻了围棋盘,气冲冲的进房间了。

我还小,却自尊心极强,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大人开的玩笑,只知道别人不喜欢我,我才不会去热脸贴冷**。

我摇摇头,很嫌弃的说,“才不要,不喜欢他,他不可爱。”

我在很小的时候已经学会了口是心非。

我很早醒来,严谨比我更早,我匆匆下床洗澡穿衣服,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他昨天穿的衣服在洗衣机里烘干了,还用熨斗熨烫过。

他比我光鲜。

任何环境中他都可以做到一丝不苟。

我不想理会什么,也不想追究什么,昨夜的事情我只当他是喝多了,胡作非为。

睡一次是睡,睡两次也是睡,只求大家都忘记。

我和他,云泥有别。

我不能做那扑火的飞蛾。

可频繁有了身体上的关系后,真的能做到坦然接受吗?

我大概只能表面做到,心里,渐渐长了个疙瘩,它总是泛着酸酸的滋味,让我随时随地想到严谨的名字,就皮肤发紧。

大概是因为他是我唯一一个男人,从此在我心里留下了我无法抹去的痕迹。

我没有想到如此快速的关系,会让我难受心酸。

我洗好澡。

严谨看我在吹头发,走了过来把吹风机拿在手上,撩起我的长发给我吹。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有看他,他看着我的头发,一根根吹干。

收好吹风机,他对我说,“等会我给你请好假,把陈源约出来,把婚离了。”

我点头说好。

这婚一定要离,是个定时炸弹。

“我自己约他,你不要跟我去。”我转身走出卫生间,冷漠的,疏离的。

他等我走出几步才跟出来,“我送你。”

猜你喜欢
  1. 前妻小说
  2. 慕少宠妻小说
  3. 邪魅总裁小说
  4. 孤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