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春风十里还如故小说 春风十里还如故简惜靳司琛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5-09 19:23:41    编辑:冷残影

《春风十里还如故》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春风十里还如故》由酒暖花深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简惜靳司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宴上,她被好姐妹爆出不雅照,沦为笑话。五年后她带着生父不祥的儿子回来,却撞上了儿子的放大版!高冷俊美的男人指着缩小版的他,危险的眯着眸子:“女人,你敢带着我的孩子跑?”她无辜摇头:“我也不清楚……”小东西跳出来对着某人:“哪来的混蛋敢欺负我妈咪?先过了我这招!”...

《春风十里还如故》 第17章 你敢打我妈咪? 免费试读

一大早,简惜起来做好了早餐,和儿子以及顾雨珊吃过早饭后,三人一起下楼。

和平时一样,顾雨珊开车,先送简星辰去幼儿园,接着送简惜去公司,最后自己开车去上班。

三人走到公寓楼外,顾雨珊准备去开车过来。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贵气逼人,车门突然打开,梁雁从车里下来。

“简惜。”梁雁冷声喊道。

简惜闻声抬头看去,梁雁一早出现在这,确实让她意外。

看对方来势汹汹,看来没什么好事。

简惜不愿让梁雁看到她儿子的存在,让顾雨珊先带孩子去车上等她,她一会就过去。

顾雨珊不太放心:“你别理她。”

“没事,她都找到这里来了,就算我这次能避开她,下一次说不定她就找到我工作的地方了。”简惜拍拍顾雨珊的肩,让她别担心。

顾雨珊知道她说的不错,叹一口气:“那你小心点,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叫我。”

“好。”简惜回了她的话,继而摸了摸儿子的头:“跟干妈去车里等我。”

简星辰皱起小眉头:“妈咪,那你快点。”他感觉那个来找妈咪的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嗯,去吧。”看着顾雨珊把小家伙带走后,她才走向梁雁。

“阿姨,找我什么事?”

简惜站在她面前,刚说了这一句话,没想到梁雁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扇过来!

简惜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都被打得发鸣了。

梁雁恼怒的话语紧接着劈头盖脸落下来:“简惜,你怎么那么不要脸?谁给你的勇气敢回来?你马上给我离开北城,不然有你好受的!”

简惜被那一巴掌打得一时缓不过来,身后有脚步声跑过来,接着一个小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简星辰一把推开梁雁,愤怒道:“坏女人!你敢打我妈咪?”

他张开手臂护在妈咪面前,小小的人儿却有了男子汉的气势。

顾雨珊也过来了,给简星辰点个赞,接着怒瞪梁雁,斥道:“老女人,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打人,信不信我马上报警抓你去吃牢饭?”

梁雁刚才没注意,被简星辰那样用力一推,她站不稳,踉跄的往后倒退,直接撞到车身上,她扶住车,才不至于狼狈的摔在地上。

她稳住身子后,脸色铁青的瞪着他们,当她看到那个小男孩,她一瞬惊怔,这个孩子怎么……那么熟悉?

她怎么觉得这孩子的模样和靳浩言小时候有点像?

他喊简惜妈咪,这么说,这是简惜的儿子?!

梁雁一肚子的怒火变成了疑惑和震惊:“这……这是你的儿子?”她不敢置信的盯着简惜问道。

简惜一开始不想让梁雁看到小家伙,就是不想节外生枝,没想到事情还是不受她控制的发生了。

“坏女人,你打我妈咪,我要报警抓你!”简星辰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妈咪。

简惜把儿子拉到身后,不愿再让梁雁盯着他看,冷声道:“梁阿姨,如果你今天是来说让我走这些话,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口舌,我该去该留那是我的自由,你没权干涉。”

梁雁起初确实来赶她走,但看到简星辰后,她的思绪被打乱。

她在想,这个男孩不会是靳浩言的吧?

如果这是他们靳家的孩子,她绝不允许他跟着简惜!

她必须查清楚这个男孩的身世!

“好,你可以不走,但你如果想破坏浩言的婚姻,我绝对不饶你!”梁雁警告过后,又想到什么,继续说:“还有,你别想接近司琛,他不是你这种下贱的女人能靠近的!”

“老女人,快滚,这里不欢迎你!”顾雨珊忍不住怒道。

梁雁目光冷冽的瞥她一眼,却没再说什么,最后看一眼简星辰,随即上车,扬长而去。

简惜不自觉皱起了眉,她怎么觉得梁雁看到她儿子后就变得怪怪的?不然她怎么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妈咪,你的脸都肿了,一定很疼吧?”简星辰无比心疼的看着她。

简惜回过神:“没事,也不是很疼。”接着赞道:“没想到我儿子已经是个小英雄,开始保护妈咪了。”

“妈咪,以后再有人敢欺负你,你跟我说,我一定帮你出头!”

简惜看到他的样子想笑,但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好,以后妈咪就靠你罩着了。”

“这些肉麻的话,你们留着睡觉的时候在被窝里说好吗?”顾雨珊翻个白眼。

三人不禁相视一笑。

简惜随后在路边药店买了支药膏涂上就去公司了,梁雁的出现到底还是让她有些不安,尤其是梁雁看她儿子的眼神,让她心里难以平静。

春风十里还如故
春风十里还如故
酒暖花深/著| 豪门总裁| 连载中
好感人的一部小说。看完春风十里还如故这本书眼泪控制不住了。太好看了,语言表达不了的感觉。